_DSC6502_resize.JPG

上圖攝於馬來西亞的檳城,一幅很有名氣的牆壁繪圖,側拍一名馬來婦女。2017.02.

一位從事保險工作的學生來拿保險資料。我順便跟他說我今年八月要退休了,以後可以找某某老師。這位業務員學生說那就應該號召曾教過的學生來辦一場退休會。我說免了罷,難道我還要昭告天下,以示榮寵?

退休這件事在三年前就己經決定了。這一年來,只要有機會講到這個話題,我都跟學生說,我的人生的第一個25年是在成長與求學中度過的,第二個25年是在婚姻子女工作中度過,我希望第三個25年是為自己過。

三年來,隨時都把五十歲退休這件事掛在嘴上,並且也擬訂一份退休後想做的「願望清單」,至於「退休公告」則是没有想法。主要是覺得我退休「關卿底事」,何必耗費心神去弄啥個榮退東東的?到時萬一哪個噗聾共的學生給我個「音容宛在」的匾額,豈不為人師表25年的顏面都盡失?

今天看大陸劇「如果蝸牛有愛情」時,看到這部份的台詞不錯,遂逐句抄錄下來

「儀式,是把內在情緒感受外化表現出來,並且與其他的個體進行分享,從而使人獲得安全感與神聖感。從社會角度上來講,可以確認個人身份跟集體認同;從心理角度來講,可以讓個人生命劃分節點,給綿延的時間賦予意義。」

看起來像是某本教科書上的書句。劃分節點,賦予意義,意味著從某個時刻起,你不再是OOO,而是QQQ,在人生的道路上,已無法回頭的,一個點。

從這個時間點起,也許是身份,也許是責任,更有可能是別人看待你的眼光都因此而不同。為了將自己「標籤化」,所以需要舉行儀示,這代表著你的某種決心或行動,需要別人的認同與支持。

但我的退休並不如此。我是從學校離開,從職位離開,可我的未來仍然會繼續為教育奉獻,為慈善付出,不需要任何人的認可。

所以,我不會辦任何退休儀式,但是,我會再去西藏,那是我兩年前在拉薩許的願,還有跟隨台東的楊重源醫師的醫療隊,也許是尼泊爾,或喜馬拉雅山下的某個貧窮國家,這是我另一個退休承諾。

我希望,從OOO到QQQ的我,能有更寬闊的天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herine 的頭像
Catherine

我是這麼想的~~

Cather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