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426  星期五  天氣陰  卓蘭順元山莊

 

油桐花,以前拍過兩三次,可總是來去匆匆,頂多拍幾小時罷了,而這次的桐花拍攝足足兩天,不僅到卓蘭順元山莊,還到東勢林場,雖然在東勢林場遇雨,雨中之桐卻別有風味,令人留戀不已。

 

順元山莊聽說是一位中醫師養老之處,「順元」即為其名。車程進入鄉間,路寬僅容轎車通過,我們必須從大巴士下車步行。散步鄉間是一種享受,尤其是在這陰涼的暮春,雖然有隨時下雨的威脅,大伙兒仍揹起相機扛起腳架,快樂的向前行。

 

活到一把年紀了,難得能這麼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行走在兩旁都是果園的山區。以往是坐車經過觀看,現在是隨心所欲的盡情飽覽果園風光,身心皆無比暢快。白白黃黃的套袋內不知是梨或桃,自遠方看倒像是山坡上的花,頗為好看。路旁的蒲公英花比平地的大許多,忍不住就拿出微距拍攝。伙伴們一個個掠過我身邊,去拍順元山莊的油桐花,我一點也不急,反正花開在哪兒,跑不了的。

 

蒲公英之後我發現到芭蕉葉的水珠,没有花朵可以反射還是拍了幾張。我散漫地漫走漫行,看遠方山坡的油桐,看近處套袋的水蜜桃,無一不覺有趣,還與在果園工作的阿桑聊上幾句。當我被會長電話急催(罵)上來時,伙伴們早已林深不知處了。

 

 


拍桐花是最奢華,也是浪漫又必須忍心的行為。潔白的桐花無視過往行人的踩踏,依然輕輕柔柔的隨風隨雨飄落,使我不禁想起席慕容那首「一棵開花的樹」的詩句: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掉落的花朵是凋零的心嗎?萬物有情,一棵開花的樹是等待愛慕之人來凝視,倘若來者無睹其美麗而漠然走過,掉落的豈止是破碎的情?

 

我非無情之人。我帶滿懷深情來探視。以朝拜的敬意親臨桐花秘徑,佈滿白花的絨毯是通往天堂的道路,雖然不忍踩踏,但為了天堂必須忍心,否則見識不到路旁草叢裡的精華。

 

拍攝桐花的過程其實是在尋覓。美麗是有重量的,小小的桐花可能懸掛在蛛絲,可能垂吊在枝枒,還有山壁的野草堆,水溝間的枯木上,到處都可以不經意的找到孤孤單單的受損桐花,花瓣上的傷,訴說的是一份淒涼。

 



2013427  星期六  晨雨不停   東勢林場

 

昨天入住林場後,晚飯前到住宿區後山小徑遊逛。林場內有許多花草植物,都是我平素喜愛的玩物,微距鏡是此行的心肝寶貝,若非又被催促著吃晚飯(還不到五點半),我一定可以混到天黑,說不定會有乖乖的小粉蝶讓我拍個夠。因為螢火蟲的拍攝點要在天黑前到達,只好收工吃飯去(主要還是怕誤團體被罵)。

 

東勢林場的螢火蟲是另一場奢華饗宴。我是鄉下土人,小時候,螢火蟲是夏天每晚都會見到的,就像蚊子一般的自然普通。幾十年後的現在,人工環境的破壞讓我的家鄉也見不到火金姑了。近幾年偶有見到一兩隻單飛在後院時,在驚喜之情後,火金姑幾近消失的感傷會立即佔據我的心,讓我陷入無以言喻的絶望之中。

 

這幾年在網路上看到攝影行家四處拍攝的螢光點點,雖知現場必不然如此,仍心生嚮往,想一睹滿山遍野都是螢光的景致,因此我來到林場,而林場也没讓我失望,讓我一償宿願了。

 

夜晚六點半過後,在我眼前的這片山坡上,草叢忽然一亮一滅的開始出現金黃螢光。山坡小路一字站開的是腳架,坡上坡上都是人,大人小孩攝影人。夜已闃黑,除了偶有攝影人甘冒被罵的危險以包著紅玻璃紙的手電筒照樹對焦外,現場只餘相機面板的光和螢光。我因快門線故障索性放棄單眼不拍照,專心的用兩隻肉眼捕捉那閃閃滅滅的神秘之光,藉著微光到處走走觀看,放下相機的輕鬆我得以專心一意與螢光追逐,欣賞如夜之精靈的飛螢漫舞。有一次偷聽到解說員說飛來飛去的公的,停著不動的是母的。螢光半秒就閃一次,因此相機裡用慢速拍下的線條大多不長,漫飛的螢穿梭在林間,眼睛無法定住一點,林上林下,身前身後,忽明忽滅,真是没有一刻停歇。我不禁同意林金龍前輩說的:螢火蟲用看的比較漂亮。

 

當我沉浸在夜的黑與螢的亮交織的神秘才没多久,天竟然落雨了,才七點多而已。雨勢不小,我的雨傘放在房間,幸好相機包裡有輕便雨衣,遂將背包整理妥當穿好雨衣再賞雨中螢舞。雨勢越來越大後,與幾位決定不拍照的伙伴一路談笑回住宿區,還有好多人在雨中繼續奮鬥,意志力著實令人佩服。

 

下午回程前到龍騰斷橋。一進入三義山區,眼光便為車窗外團團白雪所攫住,真不愧是五月雪啊,那雪白簇簇的桐花如仙子,那份清麗使觀看的凡人暫時抛卻鄙俗,整個人都高雅了。龍騰斷橋的壯闊,榕樹盤踞的雄威,是另一份奢華,也為這兩天的奢華行旅劃下完美的句點。

 

相薄裡還有一些相片,有興趣觀賞者請自行前往。

回來後寫這篇遊記寫了五天,每天大約只能寫一個小時。没有寫與人互動的情節,大多是個人四處遊走的心得感想。

在拍照時我喜歡一人獨自摸索相機,與相機交陪感情,我不懂得如何請教別人,因為天生機械腦殘,數據於我天書,想問也不知問什麼。我拍照完全是佛教禪宗的心法--不落文字。

如果你問我某張照片是怎麼拍的?我不能教你,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

所以,攝影書上的數據我是不看的,想看也看不懂。往往同伴在談什麼數據時,我如鴨子聽雷。

所以,下次拍攝時你看到我獨自一人時,請別可憐我,因為那是我最自在的時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herine 的頭像
Catherine

我是這麼想的~~

Cather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